• “李云龙”原型王近山 百战将军一怒为“红颜”
    发布日期:2019-08-17 04:04   来源:未知   阅读:

  电视剧《亮剑》李云龙的主要原型王近山的婚变,曾轰动全国、震惊中央,揭秘这段婚姻悲剧的内情令人嗟叹,如果婚姻中多一些宽容,也许相爱的人就不必分离。

  1915年10月29日,王近山生于湖北黄安县(今红安)桃花区程河村许家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很小就没了母亲,8岁起给人放牛,13岁给地主当长工。1930年6月,不满15岁的他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任红一军第一师第三团第五连战士,同年9月调第三团机枪连当通讯员。王近山性格好勇斗狠、固执强硬、敢打敢杀,是个天生适合做军人的材料。打仗的时候,王近山勇敢到野蛮鲁莽的地步,动辄就和敌人玩命。刚刚参军不到1个月,王近山就差点送了命。当时他和一个大个子兵搏斗,打红了眼,身受重伤后,王近山用刀砍、用牙咬,最后抱住大个子兵一起滚下悬崖,兵当场身亡,王近山幸免于难,只是头部被一个圆锥状的石头戳了个洞。从此,战友们都叫他“王疯子”。此战后,连长对王近山很欣赏,让他加入了共青团。随后王近山逐步升职,任机枪连班长、排长,1932年加入中国。

  成了军官,王近山的个性却没变,每战都和敌人拼命。所谓兵熊熊一个,王中王中特马,将熊熊一窝。在王近山这种军官率领下,士兵自然也非常有战斗力。年仅22岁的王近山,已经是红三十一军第九十三师师长。1933年秋,红四方面军迎击四川军阀刘湘的“六路围攻”,身为红28团团长的王近山提刀挎枪冲锋在一线团几乎拼光了,王近山仍然屹立在战斗最前沿的红旗下。次年夏,红军转入反攻,28团孤军追逐,误入川军有名的“哈儿师长”范绍曾部重重包围中,王近山浑身是胆,提刀跃马,率领全团左右斩杀。最后,范绍曾部整整一个旅被王近山一个残缺不全的团包了饺子。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在江油和川军展开恶战,一股敌军突然突破红4军防守阵地,向红军阵地纵深发展。军长连忙投入作为预备队的28团发起反冲锋。王近山接到命令后,当即带领人马扛着大旗、端着刺刀向敌人冲去。弹雨中,王近山胸部中弹,当即陷入昏迷状态,被抬下阵地,部队士气受到影响。总指挥见状,提着手枪冲了上去,边冲边高声呼喊着爱将的名字:“王近山!王近山!”王近山很快被呼声唤醒,当发现自己不在红旗身边,当即命令战士把他抬回红旗下,重新指挥战斗,直到头部被一颗子弹击中,昏倒在身边。

  在1935年另一次作战中,王近山的团又被数倍川军团团包围,情况极端危急。此时王近山亲自带队冲锋,结果胸部被川军机枪击中。他居然带伤继续上,一举冲垮了川军防线。混战中,王的头部又中弹,这才倒地昏迷不醒,被人抬了下来。得知此事以后,总指挥命令加派一个警卫班,跟随王近山作战。这个警卫班不是直接保护王近山的,而是在他准备冲锋的时候,全力按住他,不让他冲上去。共产国际顾问、德国人李德多年后回忆道:王将军打仗特别勇敢,几乎达到疯狂的地步。每到关键时刻,他总是持枪冲锋到最前线!这时候,他的警卫员就拼命把他按倒,不让他上去。王将军就对他们又骂又打,像疯了一样。由此,王疯子的大名就传开了。

  抗日战争爆发后,王近山任八路军第129师772团副团长、769团团长、385旅副政治委员、386旅旅长。参加了神头岭战斗、响堂铺战斗和晋东南反“九路围攻”。

  1937年10月中下旬,命陈赓以一部兵力在山西娘子关地区的七亘村设伏,打击日军。时任一二九师七二二团副团长的王近山领命带5个连的兵力埋伏在七亘村及甲南峪一带。部队距日军必经的大道最近仅10多米,却未暴露任何痕迹。作战中,王近山部干净利落地伏击歼灭了日军二十师团辎重部队300余人,王近山部仅伤亡10余人,缴获的战利品足足搬了一天一夜。两天以后,王近山又遵照的部署,一反兵家“战胜不复”的常规,再度在同一地点附近设伏,再歼日军100余名。3天之内,王近山进行了两次叠伏击,歼灭了日军400多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及装备。英国一位军事学家将这次战役列为世界十大经典战术之一。

  1943年,王近山兼任太岳军区第二分区司令员,同年10月奉命率1个团赶赴延安,途经山西临汾东北韩略村时,主动捕捉战机对日军实施伏击,一举歼灭日军华北方面军“战地观战团”服部直臣少将旅团长、6名大佐联队长及以下军官120余人,对配合太岳抗日根据地军民粉碎日军秋季大“扫荡”起了重要作用。1944年,调任八路军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新编第四旅旅长、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关中警备区司令部副司令员。后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1945年4月至6月,作为晋冀鲁豫代表团成员出席中共七大。同年11月至1946年7月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六纵队副司令员。

  1945年8月起,王近山任太岳纵队副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6纵队司令员。率部先后参加了上党战役、邯郸战役、定陶战役、进军大别山、淮海战役等。

  1946年9月,定陶战役大杨湖之战,是刘邓大军出兵太行山后第一场恶仗。刘邓大军兵去陇海时,遭遇军大兵压境。六纵队司令员王近山拍案而起,立下军令状:“我们6纵坚决打!打得剩下一个旅我当旅长!剩一个团我当团长!剩一个连我当连长!全纵打光,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为争夺大杨湖,6纵成连成营甚至成团牺牲,仍然攻势不减,最终摧垮了军精锐赵锡田整3师的战斗意志,整3师被消灭,军全线崩溃,蒋介石在懊恼之余将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撤了职。

  1948年6月,在襄樊战役中,王近山根据战场实际巧妙部署兵力,指挥部队打破历史上兵家攻取襄阳必先夺占南山的惯例,大胆采用“撇山攻城,猛虎掏心”战术,集中主力攻克琵琶山、真武山,直捣西门。攻城部队“刀劈三关”英勇奋战,不到两天即攻入城内,全歼守军2万余人,俘第15绥靖区中将司令官康泽和中将副司令官郭勋琪。此役,配合了淮海战役第一阶段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作战,成为全国五路大捷之一。朱德曾称此战为“小型模范战役”,第6纵队也由此享有“最善攻坚”之誉。在战后讲评中说:“在襄阳攻城中,王近山指挥的6纵起主导作用。”

  1949年,王近山任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兼第12军军长、政治委员,率部参加了渡江战役、西南战役等;建国以后任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第十二军军长兼政治委员,军党委书记、重庆市军管会委员兼任重庆警备司令部司令员、政治委员,川东军区司令员、西南军政大学川东分校校长。

  1951年,王近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是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前线指挥员。曾两次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独立自由勋章。

  1952年秋冬,联合国军第八集团军司令、美国四星上将范弗里特发动了强大的“金化攻势”,投入大量火力兵力,每天都向率领的十五军的防区上甘岭高地倾泻几十万发炮弹和成百上千吨炸弹,十五军在给对方以大量杀伤的同时自己也伤亡惨重,打到第七天,十五军第四十五师几乎打光了。危急时刻,王近山命令正在换防去后方休整的的十二军两个师四个团返回前线,投入战斗,配属指挥,再增调一个喀秋莎炮团,坚守无名高地43天。这场战役,由两个连阵地的争夺,发展成了战争史上罕见的战役规模的持续激战,联合国军投入兵力达6万余人,最终以损失2.5万余人、飞机270多架、大口径火炮60余门、坦克14辆的惨败告终。上甘岭战役的胜利震惊世界,后来被拍摄成了一部电影《上甘岭》。

  1953年回国后,王近山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军区顾问。1955年授中将军衔。

  红军时期,王近山的马受了伤,走起来一瘸一拐。王近山的部下杜义德(建国后任兰州军区司令员)怕骑这种马有危险,偷偷开枪将马打死。王近山发现跟随自己多年的马死了,他几乎要枪毙后来成为他黄金搭档的杜义德,结果被一顿臭骂。

  驻防陕甘宁边区时期,王近山的新4旅奉命与其他兄弟部队会攻爷台山,王近山因为不同意其他旅的作战方案,勃然大怒,居然一脚踢翻椅子,摔门而去,其他各部最后不得不采纳王近山的作战方案。

  解放战争后期,二野扩编,许多纵队司令升任兵团司令,上级任命杨勇为5兵团司令,王近山为副司令。王近山认为自己打仗比杨勇强,很不服气,居然当着刘邓首长的面指着杨勇说:“他,凭什么?”大有取而代之之势。回答:打仗你比杨勇强,但其他的他比你强,所以你当副司令。”

  朝鲜战争的第五次战役,由于指挥失误,王近山先胜后败,180师更是被美军包围差点全军覆没。战后,王近山冲到志愿军司令部,指着鼻子对着彭德怀怒吼:“这仗是这么打的吗?这是放羊撵狗的打法,不讲战术!这样滥打仗,是葬送军队,是拿我们的兵去送死!”彭德怀这个脾气最大的元帅只好当面承认错误。

  1937年12月,王近山在神头岭战后身负重伤,住进了129师医院。韩岫岩是129师医院的护士,长得很漂亮,是有名的“院花”。

  所谓的医院,其实就是一个草台班子的中医诊所。韩岫岩的叔叔原本是当地有名的郎中,抗战爆发后,韩家12口人包括60岁的老奶奶都全部“入伍”,参加了八路军。来时全家为129师医院驮来许多医疗器械和药品,被称为半个医院。这样的光荣背景,加上“院花”的大名,使韩岫岩在医院很有名气。在王近山住院时,“院长”钱信忠和一同住院的陈锡联暗中牵线搭桥。一年后,两人就结婚了。婚后,虽聚少离多,两人感情还算不错,他们生了8个儿女,其中1个儿子在战火中不幸夭折,1个女儿被王近山送给自己的司机。

  一次,王近山率部赶去延安,途中忽然听说后勤部队被敌人包围了,其中包括妻子所在的医院。这还得了!王近山立刻率部返回解救,正巧遇上日本鬼子的战地观摩团。当时通讯设备落后,请示上级已经来不及了。眼见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王近山果断部署了战斗,就像神兵天降,不但重创了小鬼子观摩团,也解救了被围的后勤部队和自己的妻子。

  解放战争时期,一个战役接一个战役,王近山却总是带着当军医的妻子出征,走到哪儿带到哪儿,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韩岫岩为此也吃了不少的苦头,即使怀了孕,也得挺着大肚子跟着东奔西跑,但她从无怨言。有一次,怀孕的韩岫岩随部队转移爬山,一不留神从山上滚下来,自己受伤,孩子也不幸流产。为此,王近山心痛极了,发誓再也不让妻子受到伤害。他想了个绝妙的方法,为妻子设计了“豪华”的交通工具—一辆骡子拉着的平板车。为了遮风避雨,他又在板车四周搭起了棉布帘子,乍一看,就像农村娶亲用的大花轿呢。那段时间,韩岫岩就坐着这辆“山寨”版的大花轿,很是“招摇”地跟着王近山南征北战。后来,元帅在路上碰到了,正要为这如此打眼的“大花轿”发脾气,可一听说里面坐的是“王疯子”的媳妇,说了声“哦,原来是王夫人”,就笑着打马走了。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剿匪,王近山率3兵团驻扎在重庆,经常应邀给大学生做报告。这位风流倜傥的将军,成为年轻女性的偶像,几次报告下来,他那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和全身的伤疤,就让大学生们敬佩得五体投地。此时王近山才34岁,长相相当英武,又是兵团司令员,迷倒了很多女大学生。其中之一,就是他的妻妹——韩岫岩的嫡亲妹妹韩秀荣。这个女孩年轻美貌,性格活泼,更难得的是风情万种,绝对是以柔克刚的主。加上他又是王近山的小姨子,两人平时也有很多机会接触。

  当年军队高级干部流行跳交谊舞。王近山自己一个人抱着椅子学会了跳舞,后来经常参加军队组织的舞会。韩岫岩对此极为反感:一男一女搂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王近山负过七次伤,一条腿和一条胳膊都骨折过,他穿的皮鞋是特制的,一边要比另一边高5厘米,这样才能正常走路。韩岫岩竟拿此来讽刺:“别看他腿瘸,一跳舞就不瘸了。”但大家都跳,你自己拦着丈夫不让去,岂不是让人笑话你是醋坛子。于是,韩岫岩想出一个好办法,让自己的妹妹韩秀荣也去参加舞会,专门陪着王近山跳。这样一来又堵住别人的嘴,又看住了自己的老公!

  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时间一久,王近山竟然和小姨子韩秀荣暗生情愫。照理说这种见不得光的感情,一般人都会藏着掖着,生怕被人发现,偏偏王近山做人直来直去,不会转弯。一爱上了小姨子,就不再理睬老婆,两人打起冷战。

  此时,韩岫岩做着海军医院副院长,工作很忙,经常几天不回家。突然得知丈夫变心,她自然勃然大怒。冲回家后,韩岫岩却发现所谓的“小三”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如同五雷轰顶,彻底傻了。在气愤和失望后,韩岫岩和今天普通女人一样,并没有马上选择离婚,而是选择等待,希望丈夫能够回心转意。正巧朝鲜战争爆发,王近山带兵去了朝鲜,这段孽缘也就暂时断了。韩岫岩认为也许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男人图新鲜,过一段时间新鲜感过了,就会回到家庭来。没想到王近山真的是一根筋,根本不会因为时间长了而改变。从朝鲜归来后,王近山还是让她失望了:夫妻关系没有任何好转,王近山的心还是在小姨子身上!

  1963年,夫妇俩一场大吵后,韩岫岩狂怒之下,向组织报告。她哭诉丈夫有了老婆还搞婚外恋,是资产阶级作风,请求组织解决丈夫的“作风问题”。

  王近山与韩岫岩虽是多年夫妻,但性格却如当年他们的“介绍人”陈锡联说的,“两人是一个脾气,针尖对麦芒”。韩岫岩向组织上递交了声讨“陈世美”的状纸,这份投诉信几经上递,转到了副主席手里,他派人来做王近山的思想工作。王近山一听妻子把自己的“作风问题”告到了党中央,成为大家的笑柄,顿时像只被激怒的雄狮,疯劲又复发了。王近山不但不示弱,反向组织打离婚报告,马上要和韩岫岩离婚。组织上找他谈话,批评他,教育他,他却回答:“我王近山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婚我离定了,组织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谁还怕了不成!”

  几个老首长闻讯急忙来打招呼,也被他的几句话顶了回去;老战友老朋友苦口婆心劝说,他也无动于衷。形势一天比一天差,中央已经有拿王近山做反面典型的风声。几个老首长心急火燎,多次上门长谈。但王近山仍然我行我素:“不打报告还好说,告到中央就非离婚不可了!”

  最后,据说一位老首长“偏心”批示:“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况且离婚是法院所管,组织上不好干预。”于是组织上暂时压住处分决定,只要王近山不坚持立即离婚,就可以躲过一劫。可王近山又偏偏牛脾气,竟然亲自跑到法院去办离婚手续,两人终于在1964年离了婚。

  结果,离婚案终于惊动了毛主席。建国后,很多军队干部稳定下来以后,纷纷和原配离婚,娶了年轻漂亮的女人。这一个个现代陈世美,造成很不好的群众影响。毛主席决定杀一儆百,亲自批示严厉处理此事。几天后,中央组织部处分下来:撤销王近山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行政降为副军级(军衔从中将降为大校);开除党籍;转地方安排。这么严厉的处分,之前还没有先例,等于对王近山一撸到底了。

  此时王近山疯劲还没消退,他不依不饶的找到小姨子韩秀荣,要求立即结婚,还说:就算让我重新去扛枪杆子,做大头兵,这个婚我也结定了。让老王没想到的是,原来海誓山盟的韩秀荣却出现状况。作为女人一方,小姨子受到更大的压力,不但有社会上的、单位的,更有家里的。她自己因为所谓作风问题,被发配到内蒙古边陲的一家医院工作,不得回北京天津甚至内地。压力实在太大,这个女孩终于背弃了“爱情”,一夜之间离开王近山和娘家,跑得无影无踪了。家里呢?无论父母还是孩子,清一色的站在韩岫岩一边,不理睬做陈世美的王近山。老战友老首长也觉得王近山寡情薄意,不走正道,同他保持距离。这一下,王近山结结实实栽了个大跟头,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王近山被安排到河南周口地区西华县黄泛区农场当副场长。黄泛区在当年就是一片荒芜,到这里形同发配。就在他收拾东西要走时,在他家工作多年的小保姆黄振荣却意外的要求跟他结婚。黄振荣不顾家人反对和劝阻,毅然决定跟着去农场。王近山很感动,但还是说:“这次去农场,就是当农民种地,我这么大年纪了,你跟我去吃苦,干吗呢?”“首长,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跟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我是个犯错误的人,又快50岁了,你才20岁……”10月初,他们在河南结了婚,成了相依为命的患难夫妻。王近山在黄泛区农场分管园艺,负责上千亩苹果园的种植、养护、销售。小黄则在农场幼儿园工作。

  王近山和韩岫岩婚姻期间,两人二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连孩子都习以为常了。很多人认为王近山就是这种人,一天不吵架就不舒服,事实证明不是。王近山和黄振荣结婚15年,他们的两个孩子只看到王近山发过一次脾气,用布鞋砸了老婆,后来王还主动认了错。

  黄泛区农场的生活并不平静,很快就波及到那儿。1968年麦收时期,其他场长都被打倒了,由王近山暂时主持工作,处在风口浪尖上。造反的学生要求组织大批斗、大批判,阻止人们割麦子。王近山火了,和学生们干上了,拍着桌子大声斥责:“绝不能耽误割麦子,夏收夏种,虎口夺粮,一年就这几天,一耽误就是两季。不信我的话,你们可以回去问问父母亲,是不是这回事。你们说什么都行,但一定要等到割完麦子种上秋粮再说。”学生一下子被震住了,乖乖地跟着他去割麦子了。

  王近山还是受到了冲击。有的学生提出来,王近山搞特殊化,生活腐朽,上厕所还要坐一把椅子。学生们不了解,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因为他受过伤,不能蹲,一蹲下就起不来,于是就在一把椅子上挖了一个洞,大便时就坐在上面,那滋味并不好受。面对一群不懂事的娃娃,王近山被气得无话可说,无奈地对他们道:“你们说我腐朽,你们也可以去试一试。”

  虽然身在农场,但王近山魂牵梦萦的还是他深爱的部队。在当年的老部下、时任南京军区参谋长肖永银的建议下,1968年底,王近山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坦承了自己的“错误”并恳请回部队工作。第二年春,“九大”在京召开,南京军区司令员将王近山的信面呈给毛主席。不久,批示,恢复6级(副兵团级)待遇,担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

  重新“出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韩岫岩那里,她高兴得像小孩子过年一样。高兴地对女儿说:“小元儿,你爸爸‘解放’了,在南京军区当副参谋长。他让你们都去南京当兵哪!”很快,在韩岫岩的安排下,几个兄弟姐妹都陆续来到父亲身边。

  1974年年初,王近山渐感身体不适。11月份,因大吐血,他不得不住进医院,医生检查不出病情,经请示后决定实行手术检查,一打开腹腔,结果是胃癌。不幸的是,术后肠子又破了,造成肠漏,大便不断漏出,他又不得不开腹再一次做了手术。

  消息传到了韩岫岩那里,她心急如焚。韩岫岩一定程度表现了悔意,自觉得不应该把事情闹那么大。当时离婚的高级军官也不在少数,有哪一对搞成这样!听说王近山已经卧床不起,韩岫岩忍不住想去看看她。她拿起电话,打给了王近山的一位老警卫员,含含糊糊表达了自己的心愿。老警卫员对王近山说了这件事。王近山听了以后,用力敲床边,吼道:我说过到死也不愿再见到她!你是不是想让我早点死?警卫员一惊,只得作罢!直到临死前,王近山留下的遗愿是,不允许前妻韩岫岩参加他的追悼会。韩岫岩很伤心,却又费尽心思从北京调到了上海,因为这样她就能近一点张罗着为其寻医问药,却没有人愿意理会她。韩岫岩的执著感动了肖永银,于是好心安排了一次让他们见面的机会。一天,在南京军区大礼堂观看演出,王近山正准备入座,一位“了解内幕”的人过来悄悄地告诉:“韩岫岩也来了!”王近山先是感到震惊,随后掉头而去。回到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痛苦万分地说:“幸亏我今天没见着,否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当时就会昏过去了!”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虽然韩岫岩深深地伤害过他,但他在单独跟孩子们聊天时,总是告诫:人的一生有两件事是不能选择的,也是永远不能背叛的,那就是你们的祖国和母亲!

  由于病痛的残酷折磨,王近山已骨瘦如柴,弥留之际,虽已神志不清,但在昏迷状态中,还用微弱的声音问道:“敌人打到哪里了?我们谁在那里?”他的小儿子回答说:“是叔叔在那里!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上去了,我就可以放心睡一觉了。”他是听着专门为他播放的军号去世的。

  王近山去世,指示说:“王近山有很大的战功,他的后事一定要办好,悼词我要看!”王近山的悼词上历任职务为:纵队司令员、兵团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而最后职务则是军级——军区副参谋长。这虽是事实,但又显然不妥。看到这里,沉思片刻,提起笔来把“副参谋长”四个字圈去,用遒劲的字体写上“顾问”两个大字。1978年5月11日,补发了任命通知,任命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丧事按大军区领导待遇办理。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